西南方吸猫派

查看个人介绍

社会我连哥,罩人暴伤高

含双龙组和微量夜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家好,我叫一目连,虽然阿爸都叫我大房。

 

最近阿爸把以前只给荒加餐的皮蛋给我吃,甚至把用来祈祷辉夜姬梦中情人的御札都去换了皮蛋。气的辉夜姬有史以来第二次暴击,第一次是阿爸把说好的给她买衣服的皮肤券给我买了风神之佑。

 

毕竟我和荒都那么耗火,多亏了劳模辉夜姬我们才能一次次破坏别人游戏体验,我和阿爸商量过还是给辉夜姬买新衣服,可是阿爸说:“连啊,我当初召唤到你的时候,是当着我非洲友人的面召唤出来的,是你,给了我喜悦,和炫耀我做了面膜的脸的资本,所以对你好是应该的。”

 

自从穿了风神之佑后,阿爸就在大堂里挂了张字“励志成为世界第一连吹”并且坚持打荒挂件时把我和觉醒荒放在一起,搞得我每次贴符的时候都很紧张。

 

阿爸带我们去打挂件时总是被揍,不过那个挂件荒悄悄爬出对话框,让我用手捧着他,然后尽量伸长手臂把小红花卡在我耳边时我还是很开心的,不过觉醒荒看见我笑着道谢之后就沉着脸把它甩回了对话框。

 

我发现阿爸和觉醒荒都喜欢走在我后面,我本来觉得没什么,直到我听见他们小声赞赏我的臀部,第二天我就升了单盾。

 

最近早上起来时我总是和觉醒荒互相帮忙扎辫子呢,他为我捋发时,我觉得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,我想闰土前辈提到这件事的时候,他豪爽的笑了起来,然后为了更舒服的坐姿向柱子贴了贴,然后悄悄的瞥了瞥庭院里琴声的方向.

 

院子里叫辛巴的小猫总是过来蹭我的衣角,我总是忍不住偷偷的拿点阿爸的寿司喂给它,阿爸应该没发现他寿司总是有点少吧。

 

阿爸给荒换了个副属性是暴击的针女,然后他的暴击反而下降了,哦,抵抗也下降了,就提了一点点的暴伤和攻击。还有命中。

 

最近阿爸买了月卡,还送了画框,阿爸给他的自画像装上了,隔壁那个有弱鸡茨木的人说像种田大户。最近升技能以后好久没有用单盾欺负过那只茨木了,听阿爸说那只茨木现在带的生命破势和两个匣子,可是抵抗还没有荒高,阿爸说下次把爆伤带上再去欺负他。


介于之前寮里连控制都是雷帝的工作,阿爸给叫阴小险的鬼使白升了五星,然后阿爸发现凑不出一套好的匣子,甚至跟荒商量过半夜翻去隔壁抢那个茨木的匣子,最后把妖刀前辈的针女给了鬼使白,现在阿爸沉迷fan毒和叠加伤害,以前看到椒图的速度比斯彼得琴师快就逃的没出息阿爸,现在看到淑图就要打,谁叫阿爸以前连那四个姑姑都不管。


评论(6)
热度(30)
 
©西南方吸猫派 | Powered by LOFTER